中国医院协会
退出  |  刷新
问与搜帮助中心网站地图

中国康网

已过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医学专著 > 漫漫从医路上如何做一个好医生 > 《漫漫从医路》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第四讲 治疗疾病与治疗病人

时间:2011-08-09 15:34:45  来源:中国康网

    治疗疾病还是治疗病人,看上去只是一字之差,但实质上却反映了两种不同的指导思想,并从而派生出许多深层次的原则问题。

 

    医学的根本目的其实也不仅是治疗病人,而应该着眼于社会。从这个角度看,“济世活人”

 

    似乎就比“治病救人”的立足点更高些,因为它不仅重视病人,而且看到了“人”和“世”的关系。也就是说,已经认识到人的社会性。病人不仅是一个人,而且是家庭的一员、社会的一员。医生是通过治疗病人来造福于社会的,即使从消极的角度看,也是通过治疗病人来减轻社会负担的。因而,每个医务人员,本质上也是一个社会工作人员。只不过他的“济世”是通过治疗病人来实现的。

 

    客观地说,古代的医生相当重视把病人看做是一个整体,并认为他和环境密不可分。中医从来强调宏观地考虑治疗问题,所谓“天人之际,健病之变”,意即要从人与自然及社会环境的相互作用中,研究健康因素与致病因素相互转化的过程,而不限于疾病本身。强调要从中认识什么是有害的致病因素,什么是有利的养生因素,什么是可被用来治疗的因素。强调“养生莫若知本”,“治病必求于本”。“知本”,追本求源,而不是舍本逐末,这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医疗思想。外国的古代医家实际上也有相似的见解,例如,几千年前希波克拉底就说过:“了解什么样的人生了病,比了解一个人得了什么病更重要。”强调要了解患者的生活背景。这句话,看来似乎挺平常,实际意义非常深刻。

 

    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临床医生往往会产生一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倾向。只看到一些临床现象,而不去了解甚至不想过问形成某些疾病的根源。我曾在联合国国际家庭年在北京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发表过一篇题为《从一个医生的角度看家庭问题》的文章,提到医生可以在门诊从病人的表情举止中,看出他的家庭是否幸福。这种说法,并非无稽之谈。事实上,有经验的医生的确可能像一些看相、算命的江湖术士那样,窥视出患者的内心状态。说穿了,这是一种广义的“视诊”,或者说更接近于中医的“望诊”。换句话说,医生不宜只顾低头写病历,而应该善于在诊病的同时“察言观色”,善于从病人以及陪同者的谈吐神情中,察觉到某些与疾病相关的社会心理学迹象。医生这样做,是为了深入了解病因,与保护病人稳私并不矛盾。

 

    常见一些精神上遭受了严重刺激的患者(特别是妇女),他们到医生面前主动诉说的,不过是头昏、心悸、失眠、食欲不佳、虚弱感等一般症状,而且有的已经过某些对症治疗而并无实效。细心的医生却能透过病人强作的平静外表,敏感到一些埋在内心深处的“伤痕”。有时只须轻声地问一句:您是否有什么烦恼?病人就会满眼含泪,甚至哭泣。对这类病人,医生经过一番倾听和宽慰,然后开药方,疗效竟大不相同。

 

    军事学家有许多精辟的见解是可以被用于临床医疗的,例如,《孙子兵法》说“不谋全局,难以谋一隅”,准确地说明了总体和局部的关系,战略和战术的关系。一种战略思想需要通过无数的战术运作来实现,但如果战略制订得不正确,即使在战术的每一个细节上并没有什么错误,最终仍难以取得胜利的结局。

 

    试举一个给人印象颇深的病例,我把它叫做“一位坚强的母亲和三个好儿子的悲剧”。

 

    我见到的是一位非常衰弱的73岁女病人,插着鼻饲管、氧气管、输液管和导尿管,大便失禁。病人有心衰,并因呼吸道及泌尿系感染而反复发烧,常伴有电解质失衡。从家属的叙述中了解到,患者27岁时丈夫突然死亡,她靠着很低的工资,坚强地把三个儿子拉扯成人。孩子们也很争气,先是老大吃尽辛苦在国外闯荡,挣到钱后又先后把两个弟弟弄出去,都有了自己的事业。他们有钱后对妈妈十分孝顺,专门为她购置了豪华住宅,请了好几个保姆侍候。屋子里几乎恒温,并因怕别人有病传染她而谢绝各种访问者。这种完全出自好心的安排,客观上使老太太失去了体力活动的机会,断绝了与外界自然环境的联系和社会交往,实质上是一种很消极的照顾。就拿吃饭来说,每天先问老太太想吃什么,派人满市跑去找,专人做好摆上餐桌,众人退下,让她自己一个人吃,据说也是为了减少被感染的机会。

 

    没有人注意到,当时一个年轻的妇女成为寡妇后,除了经济上的困难外,还有生活上的孤独和感情上的需要。也没有人过问,在物质生活得到彻底改善后,一个中老年妇女还有许多精神上的失落感,并不单是吃好穿好所能够代替的。

 

    不难想象,这样的生活和她几十年前过惯的生活之间,简直是天壤之别。那时她每天必须兢兢业业地上班,回家后又得咬紧牙关负担各种家务劳动。为了全家的温饱,她必须像一根随时绷得紧紧的弦,半点也不敢放松。

 

    孩子们发财了,生活显著富裕了。但她却突然从家庭的“支柱”变成了“被供养”的角色。这种“社会角色”的改变,也带来很大的消极作用。

 

    “全面崩溃”发生在入院前半年的一次偶然事件后。病人在家平地摔了一跤,发生了右上臂骨折。老年妇女由于常有骨质疏松,发生骨折者并不罕见。但本例患者的骨折很可能与近些年生活改善,既无风吹日晒,又缺乏锻炼,甚至缺乏起码的家务劳动有或多或少的关系。如果在医治骨折的同时,强调运动锻炼,可成为患者恢复健康的转折点。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版权声明免责声明广告联系联系我们
Copyright © zgk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