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院协会
退出  |  刷新
问与搜帮助中心网站地图

中国康网

已过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医界精英 > 国际控烟专家臧英年教授帮您戒烟 > 精彩人生

臧英年,控烟路上不倦怠

时间:2011-04-14 15:23:23  来源:

  这是一位闲不住的老人,在自己的花甲之年,不去含饴弄孙,而是选择了在常人看来难以理解的事来做——走上控烟之路。为此,已定居美国的他,重归故土,并常常奔波往返于北京和西雅图之间。


  控烟在中国是件难事,但是他却能让人觉得有光明,充满希望。他的乐观、积极,总会让人心里豁然开朗。
 
  臧英年 控烟路上不倦怠

  ■臧英年小传
 
  美籍华人,1932年生于天津。分别在祖国大陆、台湾接受教育。后赴美深造、工作,并定居美国。于上世纪70年代末致力于中美建交,1990年回国长住,往来于北京与西雅图之间积极推动中国大陆控烟工作,并多次荣获中美双方颁发的各种贡献奖。拥有“控烟活动家”称号,义务担任国内外多处控烟组织的顾问工作。
 
  ■记者手记
 
  上次写他,大约是10年前。想不到,10年后的他,已76岁高龄仍然锐气不减,锋芒依旧。10年中,他一直来往于中国和美国之间,依然热心地为中国的控烟事业奔波、助威,且乐此不疲。他的激情,令我们这些晚辈甚至感到惭愧。有时,我在厨房正炒着菜时接到他的电话,他兴奋地告诉我:又一本他写的新书即将面世;有时,我在下雨的周末倦意袭来时接到他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最近有了个新打算,准备帮助医院开办戒烟门诊,让更多的人戒烟!他的声音总是那么充满信心、激情,让人也被感染着,无法倦怠下去。
 
  记者发稿前,正值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后全国人民全力投入抗震救灾时刻。臧英年先生作为“半个四川娃”,对这一事件深表沉痛。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地震后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可感可佩,令人感动。他更加希望,这种热情能发扬光大,能延伸到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我知道,他希望人们能在推动控烟中,也有这样的热情,并为之奉献力量。
 
  两件事,让他决心要为中国人的健康做点什么
 
  多年来,面对“吸烟有害健康”的宣传,反对方常常用“有很多吸烟的人也很长寿,该怎么解释?”这样的问题来反驳。一些不想戒烟的“烟民”,更是把这句话视为挡箭牌。每逢面对这样的问题,臧英年总是脱口而出:“这个问题很简单,如果他不抽烟,他更长寿,而且身体会更健康。今天你不抽烟了,你会活得更久更健康,而抽烟会促使你生命走得更快。”
 
  臧英年说,作为世界第一产烟、售烟、吸烟和烟害大国的中国,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关键时刻,正是所谓的“挑战和机遇并存”的时刻。中国是“国际烟草框架公约”签约国,对减少烟草销售和消费要采取必要的措施。中国也承诺要举办2008年绿色奥运,必须要严守奥运比赛场地全面禁烟的规定。北京市于2008年5月1日起实行了新的《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规定》,虽然还存在着立法欠严密和执法不够严格的问题,但无论如何《规定》的出台有利于奥运会期间向世界各国朋友展示控烟成果、展示无烟奥运,是让中国在控烟工作上大跨一步赶上时代,与国际控烟发展趋势接轨的大好时机,可谓“天时和地利”兼备,现在就等“人和”的努力来展现成果。
 
  在国内参与控烟十多年,臧英年非常了解中国的国情,他毫不讳言中国控烟的现状仍不理想,且亟待改善。1992年1月,他在杭州机场候机,看到中国的烟民们在公共场合无所顾忌地吞云吐雾,他问服务员:为什么无人制止,得到的回答竟然是“没有那份责任”。他对这种陋习和身边人麻木不仁的行为感到不解和几分气愤,便霍地站出来,在大厅里大声吼道:“旅客们注意,在大厅吸烟,交罚款10元!”一声既出,满厅皆惊。或许是他的态度、气质、声音都像个有来历的老者,吸烟者都悄悄地掐灭了手中的烟。这次义举引起了他的深思: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难道在吸烟上也要充当一个世界第一吗?1992年4月初,他的大哥因肺气肿不幸逝世。虽然大哥几年前已戒烟,但最后仍沦为烟客的送命者。这两件事对他震动很大,他决心要采取行动为中国人的健康做点什么。
 
  1992年9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的国庆酒会上,臧英年经老友丁石孙教授介绍结识了当时的卫生部部长陈敏章。两人一见如故,交往不断。当陈敏章获知臧英年对控烟感兴趣,一直想在国内做这件公益活动时,便推荐他担任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名誉理事。此后,臧英年在中国的义务控烟工作一发而不可收。
 
  保持着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一份良知
 
  臧英年祖籍辽宁,出生于一个爱国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臧启芳先生继张学良之后于1937年至1947年担任国立东北大学校长之职。1949年,即将高中毕业的臧英年随全家离开大陆,先去台湾,后赴美国。在台期间,他曾服役1年,并担任国民党高层人物何应钦将军的侍从官兼英文翻译。1963年退役后,臧英年先在台北市政治大学任职,后到美国深造,1970年获华盛顿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学位并定居美国,开始在西雅图社区学院从事教育。臧英年说,自己的人生价值取向与父亲一脉相承,始终保持着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一份良知。熟悉他的人记得,臧英年从小就有组织、宣传的天分和能力,做事情又有常人少有的激情和韧劲。由于读书多,经历丰富,他的眼界开阔、思路活跃。到美国几年后,他因为在社会公益活动方面的出众表现而脱颖而出,并逐渐成为全美华人促进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组织者之一。
 
  作为一个在台湾和美国生活多年的美籍华人,臧英年对中国大陆的控烟有着独特的思考。他认为,中国目前控烟的关键有三点:减少烟草供应,减少烟草消费、宣传,以及帮助更多的人戒烟。要达到上述目的,就需要加强控烟立法,增加烟草税收,还要创造良好的不吸烟环境。他说,台湾和香港都有“烟害防治法”的颁布和实施,而中国大陆控烟的全面立法目前尚不存在,这也形成了中国有效推动控烟工作的致命伤。目前,中国大陆只有零星的法律、法规涉及控烟领域,如1987年国务院颁布了《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1991年卫生部发布了该条例的实施细则,但对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没有明确的规定和严格实施的手段,缺乏成效。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都提出了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和保护儿童不受二手烟危害的规定。1997年全国6大部委又颁布了《关于在公共交通工具及其等候室禁止吸烟的规定》。以上种种立意良好,但未见彻底实施,其成效也十分有限。由于国家在全国性控烟立法方面缺乏力度、漏洞太多,上行下效,地方性控烟法规的跟进也就自然存在立法不足和执行疏忽的问题。
 
  “在中国搞控烟有如精卫填海,他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义务参与并乐在其中?”有人对臧英年的行为提出质疑。 对这种说法,臧英年一笑置之。他说:“我的乐趣和精神满足正在于此。我的人生态度是,人要用自己的学识、经历,对社会和民族有所贡献。如果你坚信自己做得对,就不要在乎其他!”
 
  正是基于这些信念,为了控烟,他多年来穿梭于北京和西雅图之间,在北京一住就是近十年;他义务出任多处控烟组织的顾问,无偿普及控烟知识;他还经常毛遂自荐到各个企业、政府、学校、社区做报告,为的就是让控烟知识传播更广。此外,他也不断在电视和广播节目里出现,还撰文著书,宣传控烟。最近,他的新著《无烟是福》一书将于2008年6月由人民军医出版社发行问世。 
 
  三张照片,记录三个重大历史时刻 
 
  在臧英年北京的家里,挂在墙上镜框里的3幅照片引人注目,分别是他早年在台湾与何应钦的合影、于1979年2月与访美的邓小平的合影,以及他当年致力于推进中美关系时,于1980年9月被请进白宫,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的合影。这3张照片,浓缩了历史,也记录了臧英年先生人生中3个重大的历史时刻。
 
  1971年,尼克松访华前夕,美国的华人界普遍感到兴奋,他立即打电话给西雅图电视台,建议反映当地华人对此事件的看法。电视台开始不以为然,后经他几番交涉,终于采纳了他的意见,并由他组织来自大陆、港、台的留学生、工程师、教授和当地的一名老华侨,通过《观点》节目,向广大受众表明了美籍华人支持尼克松访华、支持中美建交的立场。与媒体交涉的胜利让臧英年深受鼓舞。从此,他把促进中美关系正常化作为自己当时最重要的政治使命。除通过各种媒体广播、写文章宣传外,他还利用他的特长到处演讲,直接向中美人士和广大群众陈述他的观点。那些年,他以惊人的精力和出众的口才,在华盛顿州和加州许多城市的美中友好协会的年会上,在多所大学、高中和小学里,在西雅图各教堂里,组织活动并发表几十次讲演。他怀着对历史的责任感和中国人的良知,向人们阐述有关中美建交、中美关系及双边交流问题,介绍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情况,赢得了听众的欢迎和掌声。
 
  1975年,中美经济、文化交流渐趋频繁,臧英年取得了美国国务院同声翻译资格证书。从此,他又适时地为十多个中国的学术或商贸代表团的访美做翻译和接待工作。
 
  “我是一个海外华人,也就是说我的‘根’在中国,因而我的言行举止,在一定意义上讲还代表着中国人的行象。所以那时我既是美国一些报纸的中美关系问题的撰稿人、英文专栏作者、社会活动中的演讲人,同时也成为那些媒体的专访对象。” 1977年、1979年及1980年,臧英年应邀三进白宫,首次是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谈论美中关系问题,后两次是应卡特总统邀请,赴白宫参加美中签约仪式和白宫的报告接待会。
 
  最让他难忘的是1979年年初邓小平访美。在那次重大活动里,他身兼两职:一边应邀在美国国务院礼宾司临时服务,一边负责西雅图华侨的部分接待工作,忙得不亦乐乎。邓小平访美的最后一站是西雅图。臧英年以西雅图华人协会主席的身份和当地二三十名华人代表一道受到邓小平的接见。臧英年还记得,邓小平听到他说一口四川话时颇为惊奇,问他为什么会讲四川话。他回答说,抗战期间,自己曾随父母双亲到四川三台,在那里读的小学、初中,因而算是个“川娃子”。他的浓重四川口音,逗得邓小平哈哈大笑。
 
  致力于中美关系改善而积累的经验令臧英年大受鼓舞。此后,他把支持中美建交和以往从事大量社会公益活动的经验应用到戒烟、控烟事业中来。
 
  穷追不舍,一个个攻克“钉子户”
 
  资料、戒烟贴、戒烟书,是臧英年随身携带的必备之物。遇上周围的人吸烟时,他会递上名片,劝人戒烟,并帮人贴上戒烟贴。对于烟民来说,只要人家愿意,臧英年可以耐心告诉他戒烟方法和步骤,讲解出吸烟者的心理,甚至在纸上画起曲线图分析各种利弊。
 
  魏向前是一个在东北大学工作多年的“老烟民”。他在一个场合遇到臧英年,并因此改变了生活。魏向前讲了他真实又有趣的戒烟故事:
 
  1969年3月,我下乡在绥中县农村学大寨开山劈石修梯田的时候,不小心手指受伤,好心的老乡告诉我说,抽支烟可以缓解疼痛。于是,我接过老乡手里卷好的旱烟,深吸一口……此后,就开始了30多年的吸烟历史。
 
  1984年学校体检时,放射线科医生说我的胸部有阴影,吓得我一下愣把烟给戒了。9个月后再检查,肺部的阴影没了,我又抽起烟,且变本加厉。原来一天一包,后来一天又加半包,每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是马上抽支烟,讲话之前点支烟,讲话中间抑制不住还得抽一支……如此这般,尽管抽得咳嗽不停,尽管孩子抗议,家人反对,但是,抗议不理,反对无效……就这样,手不离烟,烟不离手,没皮没脸,奋不顾身。
 
  1998年6月,原东北大学代理校长、美籍华人、98岁的宁恩承老先生从旧金山来学校参加新建的教学楼剪彩仪式,其间,他劝告我戒烟。回美国后,他还时常从美国的报纸上剪裁戒烟的文章寄给我。1999年4月,我和校长到旧金山给宁老祝贺百岁寿诞。一进他家门,宁老就问我,烟是否戒了?我向宁老辩解道:人家都说戒烟要有个过程,逐渐减量,一下子戒了身体会不平衡、出问题。2000年,当获悉宁老逝世的消息时,我发自内心地感激他对我的关怀和爱护,同时,也发自内心地感到愧疚和自责,因为我这根烟囱还在冒……
 
  2004年春节前,我在北京组织在京部分校友、校董举行新春座谈会。听说臧英年先生在北京,我请他来和大家见见面。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中美建交前后,他穿梭于北京和华盛顿之间,被誉为“中美友好使者”。我和臧先生是多年的老朋友,虽然年龄相差20岁,但站在一起就像哥俩,因为他不吸烟,看上去很年轻,而我有35年烟龄,面色憔悴。
 
  从那次参加东大的新春座谈会后,他就开始盯着让我戒烟,给我讲抽烟的害处,介绍戒烟者的体会,送给我帮助戒烟的“戒烟帖”……
 
  一开始,我真就没理他,想应付应付过去。 心想,宁老让我戒烟,我都没戒,你让我戒烟,这怎么可能?断了烟,如同断了血脉。可这臧先生就像个消防队员似的,只要知道我冒烟,他就穷追不舍。无论在北京,还是回到西雅图,一有时间,他就打电话问我。有时候,我敷衍几句说,戒得差不多了。他一听就明白我根本就没戒,于是就又一顿说教……
 
  时间长了,臧先生的精神真的感动了我。我想,两个不一般的“美国人”帮助我戒烟,是对我的厚爱,更是我的福分。人家这样劝我戒烟,我还不戒,也太没皮没脸了。怀着这样的心情,我用了臧先生给我的“戒烟帖”,加上主观上的努力,终于在2004年3月8日这天,实现真正戒烟。这之后,嘴唇由紫变红了,呼吸顺畅了,每天打网球时也不咳嗽了,爬山轻松,一口气能上到5楼也不喘……总之感觉好极了。我一辈子感谢宁老,特别要感谢臧英年先生,是他们改变了我,给了我新的生活。
 
  为了把戒烟的快乐分享给更多的烟友,我先后向臧先生推荐了北京江河集团总裁刘载望校友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钢铁研究总院院长干勇校友,以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左铁镛校友等,其中刘载望和干勇都已经戒烟成功!
 
  这些真实的烟民心理写照,相信很有普遍性。臧英年就是这样,一个一个攻克“钉子户”。他的毅力与能力可见一斑。
 
  从一点一滴做起,让人想到精卫填海
 
  臧英年说,公共场所禁烟应该成为一个突破点。要维护人民健康,必须在执行时见其功效。推进公共场所不吸烟,在场的非烟民要提出抗议,要求执法者(有权制止吸烟和进行罚款者)执行规定,不得有误。例如北京市要整顿出租汽车内乘客吸烟现象,就得由市交管局工作人员执行罚款,并规定,乘客违令吸烟就得下车,出租汽车公司也得要求司机制止乘客吸烟,并将“吸烟违规,罚款若干元”的标志贴在出租车前后座,看上去一目了然,搭车者若因违规受罚便是咎由自取。
 
  臧英年劝人戒烟时的影响力很强。有戒烟意愿的人只要被他盯上就别想轻易摆脱。只要碰到有人在公共场合抽烟,臧英年控烟的劲头就上来了。2007年6月,他去西藏旅游,在 抽烟太不恰当了。”对方说,电梯里又没有禁烟符号,你要是有办法就让中国政府不要卖烟!
 
  出了电梯,臧英年立即直奔服务台,“电梯里为什么没有禁烟标志?我现在随团出去旅游了,晚上回来你要是不贴出标志来,我立刻写一篇文章,报纸登出来之后我给你看!”臧英年的话很快见效,晚上回来时,旅馆真的就贴好了禁烟标志。
 
  最近,他准备和国内一些著名网站合作,设置控烟栏目。他也在努力忙着推进控烟立法,并开始着手与医院合作建立戒烟门诊,以使想戒烟的人得到有效的帮助。他还与相关部门联系,准备建立无烟家庭俱乐部、无烟社区……他从点滴做起,坚持不懈,真让人想到精卫填海。
(全文转自健康报)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版权声明免责声明广告联系联系我们
Copyright © zgk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