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院协会
退出  |  刷新
问与搜帮助中心网站地图

中国康网

已过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医界精英 > 国际控烟专家臧英年教授帮您戒烟 > 精彩人生

控烟老义工臧英年其人其事

时间:2011-04-14 15:23:38  来源:
untitled.jpg
 
  这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老人,青年时期担任过何应钦将军的侍从官,中年时期为中美建交呼吁奔走,花甲之年不去含饴弄孙,而是选择了在常人看来难以理解的控烟工作,18年时间里不遗余力为中国控烟工作奔走呼号,每见人吸烟必耐心讲解、加以劝阻。本文这位主角,就是现担任海内外多家公益组织顾问和曾担任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顾问、中国控制吸烟协会美籍名誉理事的控烟活动家臧英年教授。去岁及今春,记者就医师和女医师与控烟活动两访臧老。走近臧老,不仅对控烟有了新的认知,更了解到这样一位快乐长者的若干故事。
 
  首访臧老:医师控烟,首当其冲
 
  首访臧英年教授是在一个控烟工作研讨会前。会议室门推开时,进来一位步履矫健、挺拔精干的老人,众人纷纷上前热情打招呼,我知道,这就是臧老了。尽管此前知其年近八旬,声若洪钟,思维活跃,但真正与臧老面对面交谈,听臧老发言,你会立即被他清晰的思路、条理分明的论述所吸引,若非那头银丝,很难想象面前坐着一位77岁的老人。与臧老交流的目的,是谈医院控烟活动的网络宣传工作。臧老说医师戒烟才能现身说法,有效协助烟民戒烟,并扩大控烟影响。
 
  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疾病,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将烟草依赖作为一种疾病列入国际疾病分类,确认烟草是目前人类健康的最大威胁。在控烟工作中,医务人员应责无旁贷承担起拒绝烟草、保护健康的重任。尽管我国医院控烟工作进展缓慢、步履维艰,但近期的一些信息已经显示良好势头:2006年1月9日,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正式生效,成为该公约第77个签约国。2007年5月,卫生部首次发布了《中国控制吸烟报告》。2008年2月,来自北京、上海两地的20家医院的代表在京联合发表倡议书,号召全国医院和广大医务工作者积极创建无烟医院,共同作控烟表率。 2008年9月,数千名呼吸科医生在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控烟倡议书上签名,承诺以身作则,坚决拒绝烟草。
 
  然而另一组最新调查数据却提示我国医院是控烟行动中一个难以攻破的堡垒:我国有23.1%的医生每天吸烟,男性为41%,而40~50岁间每天吸烟的男医生超过50%,是世界上男医生吸烟率最高的国家。那么,怎样帮助医生戒烟?怎样切实推动我国医院控烟工作?
 
  针对记者提出的一系列疑问,臧老指出:“要明确医生戒烟为什么难,我们的医生为何吸烟率如此高,首先要明确医生吸烟的原因,找到原因,对症下药。医生的工作压力很大,他们试图通过吸烟缓解紧张情绪;他们吸烟,榜样恶劣,愧对患者,存在亏欠和矛盾心理,又知晓吸烟的危害,想戒烟,但缺乏毅力和有效手段成功戒烟,便也增加恐惧,进一步依赖吸烟缓解压力。烟民戒烟有几个阶段:一不考虑戒;二考虑戒但不采取行动;三开始戒不能坚持,半途而废或戒后复吸;四戒烟成功。吸烟的医生和其他吸烟者一样,若戒烟成功,也得经历这个过程”。
 
  根据国际经验,由于医生这一职业的特点,医生吸烟比例的上升和下降,将直接影响到全民控烟效果。臧老介绍道:“英、美两国推动控烟工作是以医务人员为主导的,负责卫生事务的政府部门也早于20世纪60年代开始注意并努力发布吸烟有害健康的信息,发行专门为医务人员和医疗保险机构使用的“戒烟手册”,积极鼓励医师介入协助吸烟患者戒烟的行动。近20年来,两国卫生团体和许多社会团体都积极加入了控烟工作的行列,发布控烟资料,提供戒烟协助,促使政府采取更积极有效的控烟措施,如今英美两国医生的吸烟率都低于5%。 
 
  国外实践经验给我们的启示是:在中国推动控烟工作也必须从鼓励医师戒烟入手。医师有效戒烟才能现身说法,有效协助烟民戒烟,并扩大控烟影响,抑制中国烟害继续蔓延和恶化的趋势。”
 
  那么,医生推动控烟要从何处着手呢?臧老说:“第一必须要以身作则,自己先戒断烟瘾,而不是减少吸烟,不予戒断。吸烟只有吸和不吸两类,只减少吸烟量难以彻底消除烟害,因为不彻底戒除烟瘾,极易复吸。只有医生自己戒了烟才知怎样辅导患者戒烟,医师戒烟成功就成为大众的榜样。第二设立无烟医院,医院必须要建立行之有效的控烟制度,鼓励医院员工完成戒烟,安排全院各阶层、各部门人员参加建立无烟医院的讨论和决策,以增加员工对建立无烟医院的认知程度和责任心、荣誉感。通过安排必要的培训,增加吸烟医务人员戒烟的动力,提高不吸烟医务人员拒绝二手烟的认识。第三要有科学的戒烟手段,戒烟必须解除烟民对吸烟产生的生理、心理和习惯三重依赖,生理方面是尼古丁成瘾造成的戒断症状,心理依赖是感觉吸烟是和个人心理平衡、情绪稳定息息相关,习惯依赖是吸烟成习,经常不假思索的条件反射取出香烟点燃。因此,采取有效的方法,克服和减轻戒断症状,使用尼古丁替代疗法等,才能行之有效。”
 
  臧老建言:“建立无烟医院和戒烟门诊是新的经验,也是大势所趋,又任重道远。我们在推动过程中要多吸收控烟先进国家的经验,又要斟酌国情加以调节和改善。中国有3.5亿烟民,鼓励和支持他们戒烟的任务是艰巨的,中国医务人员双肩担负了这份重任,必得尽其在我,责无旁贷,全力以赴,力求有成。”臧老谈到他和北京几家医院合作建立戒烟门诊的工作正在筹备中,他在健康门户网站“康网.中国”开设的控烟专题受到网民关注,同时他还奔波于推进控烟立法,促进创建真正的无烟医院、准备建立无烟家庭俱乐部、无烟社区……
 
  与臧老话别,已是华灯初上之时,目送老人拎着硕大黑色公文包匆匆离去的身影,想起行前的一段对话:“臧老,在中国做义务控烟工作一定做得很艰难,您为什么能够坚持十几年?”“控烟是人人可行、处处可为、时时可做的民间大事,我很有兴趣和责任,很好玩的!” “很好玩”三个字,臧老即将自己18年控烟路上经历的所有辛苦、波折、误解、歧见轻轻一扫而光!一种深深的敬意自心底弥漫,世界上很少有人像他这样奋不顾身,如同精卫填海般战斗在控烟领域了。
 
  感悟臧老:激情重彩绘桑榆
 
  和臧英年教授交谈,你永远感到他身上洋溢着一种激情。在房间里找资料,他会哼着小曲;外出时,他腰板挺直,步行如风;发言时,他声音洪亮,时伴爽朗笑声。要有怎样一种心态和阅历,才能保持如此年轻的状态啊!
 
  在臧老位于北京回龙观小区的家中,见到老人多次撰文赞美和经常挂在嘴边的夫人苗丽华老师,她曾以美籍文教专家的身份在北京多所高等院校任教十余年,并荣获1998年授予外国专家的最高荣誉“友谊奖”。言谈中,娇小玲珑的苗老师也是里里外外忙碌着,替臧老接传真、发EMAIL,不时一脸阳光地说自己在给臧老当秘书呢。如今,不仅臧老在忙,连带夫人苗老师也一起介入了控烟工作。
 
  为了中国控烟事业的推广普及,臧老夫妇在北京一住就是二十年,每年两三次来往北京和西雅图之间。臧老义务出任多处控烟组织的顾问,无偿普及控烟知识,经常毛遂自荐到各个企业、医院、机关、学校、社区做报告,接受电视台和网站的访谈,在五月里臧老就先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华环保联合会、中国青少年成长基地、北京市海淀区卫生局等单位做控烟报告。即便如此忙碌,他还撰写出版了大量控烟书籍、文章,本文完稿时臧老兴奋地告诉记者,他应北京市卫生局邀请参与撰写的《烟草控制与健康》手册已出版,他所编著的第四本书《助人戒烟》即将出版,臧老说他所做这一切为的就是让控烟知识传播更广。
 
  十八年,在历史长河中仅仅一瞬,但在人的一生中却是漫长的一段生活。试问有几人能够为一项公益活动付出个人全部精力、积蓄而坚持十八年!他图什么,金钱还是名利?早些年曾有人对臧老的所为不仅不理解,还说风凉话,对此,臧老夫妇也是一笑置之:“我们是心安理得,做自己乐在其中的事情!“
 
  遥想当年,臧英年教授可是曾登上时代舞台演出过几出叱咤风云的重头戏。他出生于一个爱国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臧启芳先生20世纪30到40年代曾任国立东北大学校长十年。1949年,即将高中毕业的臧英年随父母离开大陆,先去台湾,后赴美国。在台期间,他曾服役,担任过国民党高层人物何应钦将军的侍从官兼英文翻译。1963年退役后,臧英年先在台湾台北国立政治大学任职,后到美国深造,1970年获华盛顿大学教育心理学硕士学位并定居美国,在西雅图社区学院教书育人,直至退休。  
 
  臧老经历丰富,眼界开阔,做事情有着常人少有的激情和韧劲。到美国几年后,他因为在社会公益活动方面的出众表现脱颖而出。早在20世纪70和80年代,他担任全美华人协会文化委员会主席、西雅图分会会长和西雅图重庆友好城市协会会长等社区侨领工作,期间为中美建交和民间交流贡献良多,逐渐成为全美华人促进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组织者之一。多年来,臧老曾被邓小平(1979)、李先念(1985)、江泽民(1997)、朱镕基(1998)、胡锦涛(2006)等国家领导人接见。1989年开始,臧英年与夫人苗丽华常年定居国内。
 
  1992年里发生的几件事,让臧老义无反顾地走上漫长的义务控烟之路。当年1月,臧老在杭州机场候机,看到烟民们在公共场合无所顾忌地吞云吐雾,他问服务员:为什么无人制止,得到的回答竟然是“那不必管”。他对这种陋习和身边人麻木不仁的行为感到不满和气愤,便站出来在大厅里吼道:“旅客们请注意,在大厅吸烟,交罚款10元!”或许是他的态度、气质、声音都像个有来历的老者,吸烟者先是震惊,然后都悄悄地掐灭了手中的烟。这事引起了他的深思: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难道在吸烟上也要充当一个世界第一吗?1992年4月,臧老的大哥因肺气肿不幸逝世。虽然他的大哥几年前已戒烟,但最后仍为烟害的送命者。这两件事,对臧老的震动很大,他决心要采取行动为中国人的健康做点什么。随后在这年的人民大会堂进行的国庆酒会上,臧英年经老友丁石孙教授介绍,结识了当时的卫生部部长陈敏章,当陈部长获知臧老对控烟感兴趣,一直想在国内做这件公益活动时,便推荐他担任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名誉理事。此后,臧英年在中国的义务控烟工作便陆续推动,一发而不可收了。
 
  不久前,臧老倾注深情地总结了自己的控烟工作经验:“自1992年起,我便在中国全力以赴、自得其乐地义务从事控烟工作至今,既有努力发挥、略见成效的收获和喜悦,又有形影孤单、缺乏后援的局限和遗憾。然而,时至今日,我还要大张旗鼓勇往直前地奋斗两三年,直到年届八旬,那时我将心安理得,返美退休,随心所欲,乐享天年了。我将永远珍惜我在我的祖国从事控烟义工的经历和生活。”
 
  二访臧老的时间比较充足,但他家中电话铃声不断响起,每一通电话几乎都和控烟有关。当日下午,臧老又要去一所部队医院访问和调查戒烟门诊的开展情况;两天后要飞赴印度参加一个国际控烟大会,然后飞往西雅图。这样的日子,只是臧英年晚年生活中极其普通的一天。这就是臧英年教授,十八年中,为中国和全球控烟运动做着一项类似奇迹的工作。他的晚年,没有一般中国人告老赋闲的心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种飘然中的行健,悠闲中的浪漫。臧老表示,从事控烟是一种缘分,让他的晚年生活多姿多彩,更因为有了爱妻的襄助,使他保持了恒久的激情。臧老享有这种浓墨重彩晚年生活,也让他欣然自喻是“人间快乐俱乐部”的永久成员了。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版权声明免责声明广告联系联系我们
Copyright © zgk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