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院协会
退出  |  刷新
问与搜帮助中心网站地图
中国康网
误诊研究  │  医疗安全  │  误诊病例  │  药疗警笛  │  术后反思  │  医患之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安全 > 医患之家
 

医生感慨:“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样”

 
时间:2017-03-16 16:00:22  来源:健康报

  “刚刚看到他,他的背影却已经远在10米开外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门诊部主任陆春雪觉得,这句话正是大医院医生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

 

  ■生病才暂时停下来

 

  “如果第二天出门诊,那么前一天晚上什么事都不能做,必须强迫自己早早上床休息。”陆春雪说,对于每位出诊医生来说,近10个小时的全天门诊是一项强度很大的劳动。出门诊不仅要为每一位患者做好诊断和治疗,不能让患者觉得‘萝卜快了不洗泥’,还要考虑怎么看更多的患者,怎么让外地患者和病情更急的患者先看上,每天脑子都在不停地转。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主任医师告诉记者,大医院里有名气的医生都疲惫不堪,“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样,从骨头里已经累酥了”。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医生正因为生病在家休息。她说,趁着生病的机会,才可以暂时停下来,给身体放个假。

 

  “有一次,我在医院门前等出租车,有个号贩子主动上来和我搭话,问是否需要帮忙挂号。我装作是患者,问他挂我的号需要多少钱?他说3000元,我又问了科里的其他医生,号贩子如数家珍,告诉我价格从800元~1000元不等,别的科室最贵的专家号能卖到5000元。”这位医生对记者说,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患者对三甲医院医生的需求有多大。

 

  “太多的患者来找我们看病。在一天门诊已经结束时,常有慕名而来的患者冲进诊室,然后就直接跪在我们面前请求加号。”这位医生无奈地说,“希望不要让我们一直这样累下去。”

 

  ■小病压垮“大医生”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姜玉武认为,一个人哪怕是感冒发烧,也想找最好的医生来看,这是人之常情。医生能够理解。但是对于社会来讲,这种非理性的就医加重了医疗资源的供需矛盾,是压垮大医院医生的原因之一。

 

  “我的患者中至少有80%是可以由其他医生甚至较低年资医生看的。我很感激患者对我的信任,但是如果大病小病都看专家,疑难重症患者就会更难挂到专家号。”姜玉武说。

 

  陆春雪的专业是宫颈病变诊治,起初她对于小病患者拔腿就来大医院不理解,但渐渐地,她发现基层医生在治很多“不是病的病”。就拿宫颈糜烂来说,以往认为它是宫颈癌重要发病因素,实际上现在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从女性的青春期起持续几十年。但许多基层医生仍然把宫颈糜烂当病治,过度治疗给女性带来了不必要的伤害。“百分之六七十的患者来找我之前都在基层看过,又到我这来求证。”

 

  2009年,陆春雪随辽宁省“两癌”筛查临床专家组给基层医生做培训时发现,一些基层医生连最基本的业务都荒废了。“医学是一门经验学科,基层医生接触的患者少,业务水平自然得不到提高,患者就更加不信任基层医生,形成恶性循环。”

 

  ■时间基本被工作填满

 

  每天睡眠不到5个小时,两个月才能去看一次和自己同住北京的父母。姜玉武坦言,多重身份是令自己疲惫不堪的重要原因。

 

  医生的时间都去哪了?姜玉武告诉记者,作为临床医师,每周出两个全天门诊,用两个半天查房;作为一名行政管理人员,每周参加一次医院例会,另外还有一些不定期的会议,要处理科室的各种事务;作为老师,定期给本科生、研究生和进修医生上课,每年带两名博士;兼任多个学会、协会的委员、理事和学术刊物编委,需承担各种讲课、培训和审稿任务;作为科研人员,必须不断充电,每天都要看书更新知识,探索新的诊疗方法,参加国际会议,了解新的学科动态以及罕见疑难病例的诊断治疗;还要承担国家指派的应急任务,比如为重症患者会诊,灾情疫情医疗救援等。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大医院出门诊的主力是拥有副高以上职称的专家,以北大医院为例,副高以上的专家号占六成。而这部分医生往往需要医、教、研并重,他们的时间基本上都被工作填满了。

 

  ■超负荷工作现象普遍

 

  姜玉武说,医生的心理一定是非常坚强的,因为每天都紧绷着神经,不管身在何处,总也摆脱不掉持续的紧张和压力。“常常吃晚饭时会忽然琢磨起来,上午的某位患者我处理得有没有什么问题?”

 

  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显示,79.8%的医务人员反映工作负荷重,认为工作压力过大者达33%,近1/4的调查对象情绪方面有焦虑和沮丧感觉,中重度抑郁发生率为24.7%。

 

  该调查还显示,医务人员超负荷工作现象普遍,在城市三级医疗体系中以三级医院最为突出。医务人员平均每周工作50.6个小时,远超过每周40个小时的法定劳动时间;平均每个月要值6个夜班。

 

  与此同时,执业环境却每况愈下。在城市三级医院中,58.1%的医务人员认为近年来社会地位降低了,59.5%认为患者信任程度降低了,53.2%认为执业环境差,92.7%认为有防范患者的必要性,仅有32%的医务人员表示愿意为病人尝试有风险的技术。

 

  北京安定医院心理危机干预与压力管理中心主任西英俊分析说,医生的职业压力一方面来自于高强度的连续工作,尤其是三级医院门诊量、住院量明显高于其他医院,因而医疗纠纷发生频率较高,医疗执业风险较大;同时大医院医生有着更大的成长压力,需要终身学习,不断更新知识,完成科研任务,加上医院人才引进十分频繁,院内医生竞争激烈,晋升压力更大。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版权声明免责声明广告联系联系我们
Copyright © zgk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康网 版权所有